<noframes id="dp5x7"><var id="dp5x7"><dl id="dp5x7"></dl></var>
<var id="dp5x7"><ruby id="dp5x7"></ruby></var>
<ins id="dp5x7"><video id="dp5x7"></video></ins>
<var id="dp5x7"></var>
<menuitem id="dp5x7"></menuitem>
<var id="dp5x7"></var><var id="dp5x7"></var><cite id="dp5x7"><video id="dp5x7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dp5x7"></var><var id="dp5x7"><video id="dp5x7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p5x7"><video id="dp5x7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p5x7"></cite>
<menuitem id="dp5x7"><strike id="dp5x7"><listing id="dp5x7"></listing></strike></menuitem><var id="dp5x7"></var>
<var id="dp5x7"></var>
<cite id="dp5x7"></cite>

創業標兵——徐金崗

2018-11-24  來自: 河南中沃消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瀏覽次數:648

小學未畢業如今開“豐田霸道”

看他在中沃如何逆襲蛻變?

給徐金崗的
頒獎詞

命運總會垂青

那是因為你的肯干踏實

機會總會降臨

那是因為你的不懈堅持

相信驚心動魄的人生

遠比平庸的寧靜來的精彩

當時光褪去

那走過的一個個

或深或淺的腳印

躍然眼前  模糊視線

喜極而泣的喜悅

才是人生曼妙的風景

笨鳥先飛早入林
笨人先學早成才

徐金崗,你可以說他是文盲,因為他小學沒畢業;你可以說他是武夫,因為他在嵩山少林練就了強健的體魄;你可以說他是伙夫,因為他為了養家糊口成為中沃食堂首位負責人。也正是因為伙夫讓他與中沃結下了不解之緣,現在人人都叫他徐總,還會由衷地伸出大拇指對其稱贊。

20105月,徐金崗帶著媳婦來到中沃。小學沒畢業的他沒有文憑又沒有技術,中沃那時候也正處于起步階段,夫妻二人就在食堂落住腳跟。同時,徐金崗還要兼任看大門的工作。

每每食堂開飯的時間段是徐金崗一天之中最期待的,因為這時候他終于可以接觸到除了做飯以外事情。每逢此時,公司領導閆總和馬總便會一邊吃飯一邊聊工作,徐金崗就搬一個小馬扎坐在旁邊聽,也不說話,閆總和馬總偶爾同他講話,他只是憨笑。

一次偶然的機會,閆總和徐金崗說起公司裝卸上面臨的問題,徐金崗二話不說,主動請纓,在老家召集七八個人組建裝卸隊,承擔起了這份又臟又重的工作,為公司解決了難題。

1.jpg

徐金崗工作瞬間

干一行 愛一行 專一行

徐金崗有一股子拼勁和不服輸的信念,性格使然,他干一行就必須把這一行做好。當時,食堂的硬件很差,每逢下雨屋里總是漏水。徐金崗就給媳婦說:“媳婦兒,咱也別給廠里找麻煩了,自己動手搭個棚妥了?!本瓦@樣,徐金崗又是量尺寸、又是割防水布、又是爬高上低,終于解決了食堂漏水的問題,公司領導看在眼里記在心里。

1543023227461133.jpg

徐金崗的部分榮譽證書

2013年,公司創始人閆鵬洋問徐金崗:老徐,你愿不愿意接受更高的挑戰。徐金崗回答說:閆總,您說吧,您只要相信我可以那我就只管干。

徐金崗湊了10萬塊錢入股,接手了公司珍珠巖廠,成為廠長。珍珠巖廠在徐金崗接手之前處于入不敷出的狀態,工人已連續3個月沒發工資了,徐金崗也很苦惱,他一天只休息三個小時。直到珍珠巖廠接到一個大單子,他才看到了希望。

可是當時由于雕花工藝的不成熟,使得生產沒有辦法繼續進行。徐金崗就把自己泡到廠里,琢磨研究,不知天明和天黑。他媳婦說:徐金崗,你莫不是神經咯!他也不理她。直到三張模板全部刻好,他拉上模板一口氣開到洛陽,經過終端用戶的檢驗說,沒問題可以生產!他這才松了一口氣,這時他方才安心地在車上睡到天明。第二天回到廠里,徐金崗馬上安排車間生產。當訂單收到回款,徐金崗首件事就是把工人的工資給結清了。

守得云開見月明

功夫不負有心人,兩年的時間,珍珠巖廠由虧損走向盈利,被徐金崗經營的有聲有色。閆總和馬總說要獎勵徐金崗,被他拒絕了,他只向公司申請了領導淘汰掉的尼桑汽車。

2015年徐金崗再挑重擔,干起了售后工作,成為安裝部經理。在干售后的這段日子里,他曾經一個月跑了一萬多公里。2017年徐金崗開始跑業務。2018年成為公司戰略八部——工程部的負責人。目前,徐金崗的工作業績排名總是第一,偶得第三名他會懊惱不已。

公司創始人閆鵬洋說起徐金崗,也是滿滿的自豪:徐金崗這家伙幾乎不給領導提困難,總是自己想法消化解決,跟著我,曾經兩年都沒給他發工資。用通俗的話來講,徐金崗之所以會有今天的成功,就是因為他總是像傻瓜一樣的堅持。

1543023246864088.jpg

徐金崗收獲的好評(部分)

再硬的漢子也有柔情的時刻

2012年,中秋節廠里放假一天,徐金崗幫助媳婦收拾完食堂,兩人便騎上摩托車踏上了回家的路。行至開封遇上下雨,眼看雨越下越大,徐金崗帶著媳婦躲到橋梁下避雨。他回憶道:家是開封杞縣的,距離廠里有100多公里,當時一心想著快點回家,也沒看天氣預報??吹较眿D被淋濕,再看看身旁破舊的摩托車,心里很不是味兒。當時徐金崗就給媳婦兒說:你跟著我受苦了,明年我一定讓你坐上轎車,不再讓你淋雨。

 

2013年,徐金崗弟弟結婚,公司組織了20多輛面包車開到徐金崗老家,作為他弟弟的迎親隊伍,這讓徐金崗在老家倍兒有面子。每次提起來他都要感恩,感恩公司領導,感恩公司這個平臺。

1543023266141121.jpg

徐金崗的坐騎發展史

他的身份:伙夫——珍珠巖分廠廠長——裝卸隊隊長——安裝隊隊長——售后負責人——戰略八部老總。

他的榮譽冊:忠誠員工——營銷部先進個人——公司優秀項目經理。

他的交通工具:自行車——電動車——摩托車——長安面包車——公司獎勵的尼桑——豐田霸道。

伴隨著中沃的發展,徐金崗實現了自己的人生理想,兌現了對媳婦的諾言。

舍小家為大家

要想取得好業績,就要付出艱辛的努力。如今的他,在公司是先進、是標兵,但在家里,他卻不是好丈夫、好爸爸。為拓展業務,他幾周甚至一個月都不曾回家看望妻子和兩個孩子。孩子生病住院他只陪了半天,而他的里程表卻從8萬公里跑到了38萬公里。

1543023282658765.jpg

徐金崗的載譽時刻(部分)

他沒有履行好一個丈夫、一個父親應盡的責任和義務,他把全部的身心都奉獻給了中沃這個大家庭。他曾說過:“每個家庭都有各自的困難,如果單位的人都只想著自己家的那點事,那企業還能發展嗎?我現在所做的工作需要投入更多的時間和精力。公司的發展速度這么快,要想不掉隊,要想趕上新時代下中沃這趟快車,就要付出比之前更多的努力,經常加班在所難免,與大家一起去奮斗、去付出,我的心才踏實?!?/span>

徐金崗常常自己思考:他以前有時間陪孩子,但孩子只能在村里接受貧瘠的教育;現在雖不能時刻陪在孩子身邊,但有能力讓他們上開封市很好的學校。人不能太貪,有舍才有得,只要自己能分清孰輕孰重。

選定目標不放松

懷有遠大的理想固然很重要,但是,即使樹立了遠大的目標,在日常工作中,卻必須要做許多看起來簡單乏味的事情。很多人覺得自己的夢想和現實之間的差距太大了,會感到苦惱,且看徐金崗如何解決這個問題。

徐金崗在公司新員工的入職培訓上作為典型代表進行發言。他講到自己人生目標的選定,令很多人拍手稱贊。他說:我每年都會把我的目標寫到紙上,壓在老家的床頭,啥時間完成啥時間再換。有今天的成績,徐金崗并沒有沾沾自喜,也從未停止前進的腳步。從一開始在村里面找目標,對標物質,到如今對標在大企業里工作的優秀的同學,競賽能力。這一路,他分清了什么是理想?什么是夢想?他總是選擇優秀的人,來使自己變得更加優秀,從不給自己設立遙不可及的目標。

1543023300467911.jpg

新員工入職培訓徐金崗代表發言

這不僅僅是徐金崗的個人事跡,同時也見證著中沃的發展軌跡。八年了,徐金崗在踏實的腳步中成長,也在成長中蛻變。他深知“勤能補拙”和“笨鳥先飛”這些道理。工作中,憨厚的他積極向老同志虛心請教,在工作中學習,在學習中進步。一分耕耘,一分收獲。他一步步的從“門外漢”變成了現在的徐總。他今年37歲,與他打過交道的人都知道,他有像孩子般純潔清澈的眼神,紅潤的臉上始終帶著笑容。

偉大的事業不是一開始就能實現的,而是要靠腳踏實地的努力、一步一步的積累才能夠實現。這就是徐金崗,傻瓜一樣的堅持是他成功的秘籍!

向創業標兵——徐金崗致敬。

 

關鍵詞: 中沃門業   中沃防火門   中沃消防   創業標兵  

河南中沃消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專營 安徽抗風壓防火門 隔音防火門廠家 河南隔音防火門 安徽地鐵防火門廠 甲級鋼質防火隔音門 鋼質抗風壓防火門 等業務,有意向的客戶請咨詢我們,聯系電話:17752517776

CopyRight ? 版權所有: 河南中沃消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網站地圖 XML 備案號:豫ICP備12014992號


產品售后平臺
一级无码免费毛片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